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糟蹋书法自称大师!认真写字被批没艺术性!书
 

  世上原本没“丑书”,糟蹋书法的人多了,丑书就出现了。“丑书”看似人人喊打,但“丑书”却并不像过街之鼠那般害怕,反而是大摇大摆招摇过市,如同自己是只猫。为何丑书能如此威风?只因“丑书”者一般有个“大师”的帽子,如同那个穿着新衣的皇帝般,他们都自带“天威”。

  书法并不神秘,作为一种曾经的书写表达形式,在今天的通俗意义层面来说就是用毛笔写字,对于古人而言,书法两个字会更为神圣一点,因为那时候人人都是用毛笔写字,但并非人人都是书法家。到了现在,你能拿毛笔写字,就可以说自己略通书法了。

  有人能用毛笔写字,自然就要炫耀一番自己的书法。比如说年前就曾流行一幅写有八个大字的网红篆书书法(图一),篆书由于现在使用频率不高不少人看不懂,但大家都认为这是一幅书法,看不懂也正常,因为现在普通人能看懂的那不叫书法。

  这书法写的啥?他写的是这位书法大师闲得脑壳秀逗了,跑去抓了只癞蛤蟆捏在手里把玩,弄得自己一身蛤蟆尿,疯人院里的小伙伴都不会玩的事情大师玩得贼溜,还书之留念,真是好雅兴!

  大师的雅兴,通过书法炫耀了一番,不认识的人真以为这写的是可以登堂入室的大雅之词,未曾想写的却是适合挂茅房的厕纸,如此反差,让一开始当成是书法欣赏的人突然感到被戏弄,令人不禁想查查看到底是哪个疯人院的门没关好,跑出来了这样一个蛤蟆。

  与其说这是在糟蹋书法,倒不如说书者其实在糟蹋自己。太多的人打着书法的牌子,大行糟蹋书法之事,写一幅蛤蟆书法实在只能算是开胃菜,荤菜还在后头。

  在众多的书法爱好者里面,不乏一些因为种种不幸失去双手的人,但他们同样有自己的书法梦,或用脚或用嘴苦练书法,这是一件非常正能量而且励志的事情。但还有一种人,他们明明四肢健全,却偏偏选择用其他部位来“戏弄”书法,比如图二这位“书鼻子”大师,你看他的架势就会联想起一句歇后语:猪鼻子插葱装象。

  而他的书法绝技,只能用这样一句话来表达:牛鼻子插毛笔,装大师。古时戏称道士为牛鼻子大师,今有“书鼻子”大师,真牛。

  还有巾帼不让须眉者,三管齐下舞文弄墨丝毫不逊“书鼻子大师”,这嘴上功夫不苦练个十来二十年是没办法出师的。

  糟蹋书法可能非某些大师的本心,糟蹋自己可能更非他们的追求,但往往总有一些大师,糟蹋书法的同时还要连着自己一起糟蹋。欢欢喜喜过个年,他非得往自家门上贴一幅显露其丑陋本性的对联(图四),这与那过街之鼠不畏猫的行径毫无二致:我就是只老鼠,你来咬我呀!

  古人说琴棋书画四绝,如今社会节奏太快,能掌握两绝就算大师了。图五这位大师就是身怀两项绝技者,左手抚电子琴、右手书丹青,仅凭两项绝技就能在电视上露脸出风头,若是掌握了四项绝技,岂不是要上天了?

  还有与四肢健全却偏偏要毛笔插鼻子上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大师,他明明两眼泛着精光,却偏偏要装盲玩书法(图六),身着素服盘坐于地、右手一顿瞎搅合,就能写成一幅价值不菲的书法作品,真不知道他是真想“盲”掉,还是把别人都当成盲者。

  榜书也很正常,但突然之间全世界都流行拿着拖把在地上涂鸦的时候,有些颇有声望的人也禁不起要加入这项运动当中来,全民健身要是有如此普及就好了。当你看到一个个白发苍苍的人,拿着几十斤重的拖把在地上挥洒汗水的时候,是否会感觉惭愧:老人都如此热爱运动,咱们怎么还能偷懒呢?

  糟蹋书法的人都功成名就了,他们在电视上网络上频频出镜,不管是自称大师也好还是别人尊敬地叫他们为大师也好,他们都大有出息,名利双收。而那些刻苦静心在家临帖习字的人,几十年下来都可能一文不名,甚至于一些写得极有功力的民间书者,屡屡被大师批驳那样写字没有艺术性,被众人嘲笑只不过是一个写字匠。

  好好写字怎么了?是书法病了,还是这个世界病了?耍一些俗不可耐的把戏大出风头就成了身价不菲的大师,真正敬畏书法的人却清贫埋没,难道这是书法世界中的“笑贫不笑娼”?

  最为可怕的是,不是大师只会写“丑书”,而是他们明明会真正的书法,却偏偏要自废武功、转而弘扬那些千奇百怪的“丑书”和“绝技”,也许不是书法“病了”,而是某些大师“病了”。看看图八中那位认真写字的书法爱好者吧,即便只是一个入门者,看上去就是比那些歪瓜裂枣的大师要养眼得多!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