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陆一飞主编的《一诚老和尚书法集》出版
 

  近日,由湖南长沙洗心禅寺统筹、中华禅墨研究会会长陆一飞主编的《一诚老和尚书法集》巳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发行。

  本书八开巨册,汇集了编撰者跋山涉水收集、拍摄的长老珍贵墨宝资料。由杭州同道堂文化全案设计,进口纸张精印精装,诚为佛教文化类书籍中的翘楚。

  一诚长老(1927-2017),当代禅门泰斗,曾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

  “一诚长老修道之余,勤染翰墨,其书法天真纯朴,空灵烂漫,为当代禅墨之代表。”陆一飞说,一诚长老的字,纯洁透明。出家人写字,往往没有合理的方法练字,技术方面大多是不过关的,写的无非是清净和趣味。更高级点的,写出一定的境界。因为基本功的不可靠,所以要突破,会障碍重重。

  一老的字,线条温润中实,极近篆隶的线条,中锋用笔的妙用,撇捺功夫又特别好,法度森严却又一任自然。他的字,因为有非常好的唐楷功夫,绵里藏针,起收自如。线不粗,却起笔含藏。再细,也是藏锋直入,不会出现圭角和尖锐。

  一老长期写颜楷,锥画沙,屋漏痕,地地道道的。颜楷写的很温和,由温和而至柔软。字形散开了,神采便呼之而出。

  字形的烂漫,结构的无住,又把这种技术的纯度高明地掩盖了起来,很不易觉察。

  于是觉得看一老的字,要安静的,平等地去体会他的心。体会这颗柔软的心,才能体会这同样柔软的字。

  “从来多古意,可以赋新诗。”一老写字一直很朴实,暮年之前的字,都是规规矩矩的。几乎都是在写正体字,从来未见楷体之外的字体,却把楷书写的如此空灵、烂漫而轻松。本地风光,直来直去中没有一丝牵挂。楷书由此而脱胎换骨,写到了极致。

  云居山山居时期,守一不移,以写字为写字。本分功夫,日久功深。代表作如《大地回春》《起七偈》。

  担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期间的字,守正不阿,凛然中守着中正和气。楷法分明,落笔舒展而内敛,有像王行处的威仪和庄严,如《一苇学处》《本朴书院》《心经》《吉祥经》也是这一时期的力作,满盘珠玉,晶莹剔透,全文这么多字,在一张纸上,如此和谐。

  初任名誉会长时期的字,线的微颤起伏,如老蚕佗佗。朗朗乾坤,在笔端微微波动中堂堂直露。这个阶段的字,已经解脱了字型的束缚,姿态生动,线条的跨度非常大,也更加绵密含蓄。朴茂自然,得之天趣,如儿童字。从学术意义上,这个阶段的墨迹最为宝贵,创造了楷法新体。“定字动写”,创造了极高的审美境界。代表作如《春风化雨》《立禅院》《云归处》《闲看秋水心无事 坐对长松气自豪》对联等。《立禅院》的“院”字的右侧部分,如正在挣脱束缚的顽皮孩童,甚至可以听见这孩童呼喊的声音。由于身体和精力的衰退,他的字有过一个失控和可控之间的阶段,雄心散漫,异常的美丽。

  历史上,艺术大家有大成就的,往往会在垂暮之年有“衰年变法”的现象,有了这个过程,艺术造诣往往由技术上升到境界。这是个呼之不来、求之难得的大化境界,而一诚老和尚的字,免却了一切的麻烦,直接是心和心的对应,直接地如期而至。

  近年书迹更加含蓄,起收更不明显,往往纯用一根线。甚至无起无收,化作无骨,类似摩崖石刻。如《石门颂》般的不屈和倔强,生生不息中,充满了生命的张力。代表作《乘清长老法书》《楠溪书屋》题字等。最后的字体,化作了无形,那是松透了的老。貌似无骨的墨线,让人想起“磊磊松石心”的句子来。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