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林宛修仙记 三十、狐族圣地
 

  玄纤一共带了八个人来,其中有两个男的,剩下六个是女的。那两个男的修为比较高,完全就是人类的模样,而那六个女的,着侍女打扮,但是还残留着狐狸的特征,尖尖的耳朵,身后摇摆着的大尾巴。不管男女,无一不美,不愧是狐狸,那身段,那容貌,美得令人难忘。相对于林宛这种中上的姿色,她表示鸭梨山大。

  玄纤拿出一辆微型小车撵,打了几个灵决,小车撵就变成了八宝香车,其上刻了防卸,除尘,隔绝神识,聚灵等阵法,上去以后里面更是奢华,中间一个大厅,里面分为几个小间,乘客坐在里面互不干扰,且里面用具一应俱全,梨香木的家私,冰蚕丝的窗帘,这些在修真都是很难得的材料。林宛咋舌,这可是居家旅行的好选择啊,什么时候她也能拥有一辆就好了。

  玄纤带着众人在中间的大厅坐下,那两个男狐狸就上前服侍她,最后一个上来的侍女放了一块灵石在车头,车撵便飞了起来,平稳又舒适。

  翔和大祭司站在竹楼前目送着车撵飞走,略有忧虑地问道:“这样行得通吗?”大祭司知道他问的是小九挂虚名的事,平静地说:“无妨,既然答应了日后就不会推脱,先不要给他压力,让他先长大,历练历练。”翔十分相信他的智谋,信服的点点头。

  大姐,要不要在我面前大秀恩爱啊?林宛大翻白眼,心里狂吐槽。原来这两个男狐狸不但是玄纤的得力手下,更是她的夫君之二,听听“夫君之二”还不止这两个。

  那个身着白袍的叫什么啦,噢,晰,正温柔地坐在玄纤腿边给她捏腿,还慢声细气地问她舒不舒服,要不要大力点。再看那个叫绛的,捏着兰花指,细心地剥着葡萄皮,一粒一粒地喂到她嘴边。她则送上香吻一个给两人,同时热心地招乎林宛和小九吃东西。而坐在边上的那几个侍女则见怪不怪地低着头,如隐形人一样。

  再看看小九,他正如好奇宝宝一样盯着他们看,林宛的脸顿时黑了,教坏小孩,一手把他的脸掰正,小声警告:“不许看。”小九一脸的不解:“为什么?”她语塞了,不知如何解释。玄纤娇笑一声,说:“妹子,这世道就是如此,一切以实力说话,那怕你做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也没什么人敢吱一声。”说着拿一个玉简,握在手上凝神片刻,然后抛给她,“这是我狐族的秘术,小九本就是我族中人,他那也有,不过只有一半,这一半给你,一起修练才能练成功。”脸上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旁边两个男狐狸也笑得一脸的暧昧。

  林宛接了过来,神识一扫,脸刷地红了,连忙把它收起来,小九好奇地连连追问,她恼羞成怒,瞪了他一眼,“小孩子别多问。”小九委屈地看着她,她拿来一个灵果,塞进他嘴里,安抚地说:“我以后再告诉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玄纤爆出一阵大笑,暧昧地说:“是啊,日后你们俩好好说说,实践实践。”还特意在“你们俩”“实践实践”几个字上加重音。那里还有在竹楼里的恭敬,林宛一脸黑线:“形象,大姐,注意你的形象。”她却笑得更欢了。

  车撵慢了下来,停在半空,玄纤站在车头,手指掐决,一道道灵光打向前方,原本和周围一样的森林变了,一座占地非常之广的山峰出现在眼前,山上开满了大大小小的洞府,只有在山顶上建有一座小小的凉亭。

  车撵飞了下来,停在半山腰的一个最大的洞府前,洞府前一位老者带着一群半狐人迎了出来,“欢迎皇者回归。”小九怔了怔,忙说:“不必多礼。”再看看玄纤,玄纤又是一副恭敬的模样,“皇先请。”引着小九进去,请在上坐,其余人等跟着进来分别坐下。玄纤给两人介绍:“这位是我们的大长老,明。”就是领头的老头。跟着是二长老,清,三长老,庄。只有大长老才是完全化人形的。小九说:“我只是来拜祭我的父母的,请族长带我去。”于是一群人又跟着上到峰顶。

  原来这座小小的凉亭就是圣地的入口,但是上了峰顶后,玄纤和一众长老并不上前,她说:“这里被吾皇玄晔设了禁制,他在族中留下话来,借用圣地一万年,只有等他的血脉之人进去后,我等才能进去。”林宛奇怪地问:“若是一万年后没人来呢?”“那它会自动解禁。我们一样可以进来。”

  从这可以看出玄晔在族中威信很高,玄纤也很守信,不然她完全可以不请他们来,只要再过个几百年,这禁制就自动解了,根本就没小九什么事。

  小九站在亭子前,凝神想了想,手指画了个奇怪的符,然后滴了一点血在上面,只见前面慢慢地出现一个洞,刚刚可以让两个人进去,小九一手拉着林宛走了进去。两人刚一进去,洞口就不见了,恢复凉亭的模样。

  圣地里的景象与外面完全不同,一个大大的草地,边上有一座蓝色的宫殿,上书“明霞宫”。宫殿后是练武场。林宛进来后还一头雾水,不是说要玄晔血脉之亲才能进来吗,她怎么就进来了呢?她忘了,她身上有小九的一滴心头血啊。

  小九激动地望着那座高大的建筑物,“是了,就是这里。”林宛听了奇怪地问:“你来过这里?”“是的,我来过。”小九肯定地说。也不急着进去,拉着林宛坐在草地上,说了起来。

  原来前任大祭司预卜到狐族将有大难,玄晔担心儿子的未来,于是夫妇两请大祭司帮手,三人合力从圣地分割了一小块空间出来,将夫妇俩一生所收集到的东西都放了进去,并附了一缕神识在里面,再将这个空间交给大祭司保管,请他日后交给小九。事实证明,前后两任大祭司的人品还是可信的,并没贪墨了这个空间。若是这两位大祭司听了这话,前任将会气活过来,现任则会气晕了过去,历任大祭司的收藏会比这一个狐皇的收藏少?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这个空间很是神奇,小九进去后,就变成了幼狐,而两缕神识则陪伴着他长大,接受教育,教导各种事情,算是补了他一个缺失的童年。直到小九再次进阶,出来接受天劫,才消散而去。

  林宛听了满心的敬佩,这是多么伟大的爱啊,这又是多么高的修为啊。以前就听说得道的仙人可以移山倒海,划破虚空,可自成一界,虽然小九的老爸老妈炼制的空间小了点,也足够她羡慕的了。

  小九带着林宛走遍了整个明霞殿,也不动其中的任何东西,只来到最后一扇墙,手指掐决,墙上出现了一扇门,推开门,里面就是一个圣地的缩小版。就连大殿上的匾额都没变,还是“明霞殿”三个大字。

  进了大殿里,是一个充满温馨气息的起居室,正中挂着一副巨画,男的高大英俊,身着紫金袍,头上只用一个简单的紫玉簪着,温柔地看着身边依偎着的妻儿。妻子娇小玲珑,瓜子脸,柳叶眉,杏眼,樱桃小嘴,美艳和端庄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好一个绝世美女。她手上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小九拉着林宛在画前跪下,“爹,娘,这就是林宛,我都是叫她小宛儿的,你们也这样叫吧。她对我很好,以后我们会经常进来看你们的。”林宛有些摸不着头脑,似乎他这样介绍有点太亲密了点,不过也没必要和他争这个,死者为大,也就跟着磕了三个头。抬起头时她好像看到画中人转过来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是慈爱的,喜悦的,还有放心的。

  小九又带着林宛逛了几个房间,分别是藏宝室,玩耍室,修练室。在藏宝室里,林宛狠狠地开了一次眼界,里面应该也是利用了空间折叠的手法,一排排的高十米宽十米的架子上足足摆了十排,从最低阶的法器到高阶的神器都有。小九直接把她拉到摆放神器的架子前,忽然懊恼地说:“小宛儿你怎么没有穿耳洞?”她前世就是怕穿了耳洞会发炎,又加上怕痛,到了这一世,也不知为什么没有穿,但也不在意,现在看小九这样说就奇怪了:“怎么了?”小九摊开右手,上面放着一对珍珠耳钉,光泽圆润,还刻有一些神秘的花纹,林宛一看到就喜欢上了:“送给我的,好啊。”“那我帮你穿耳洞吧,然后你帮我穿。”“为什么要帮你也穿,你也想戴吗?”她不明白了。“是啊,这是神器,有空间定位的作用,以后不管我们分开多远,都可以感觉得到对方的位置。”“可是我们不是有契约吗?”“双重保险嘛。”小九细长的狐狸眼里盛满了恳求,林宛心软了,一个俊逸非凡的大男孩用这样一双眼神看着你,林宛真心觉得她hold不住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九坚持要一人一个耳钉戴着。小九立即给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差点晃瞎了她的眼,心中的小人捶地,美男计啊,美男计!老天收了他吧,不要再残害我这样的纯情少女。于是两人一人戴一个,穿耳时渗出的血溶入珍珠里,立即渗了进去,其上的花纹也隐去,变得光滑无比,就像是普通的珍珠一样。戴上后小九暗暗松了口气,露出了得逞的微笑,就像刚偷吃了一只鸡一样。原来这对耳钉之所以是神器,是因为它有雌雄之分,林宛戴的是雌的,他戴的是雄的,它们不单止可以互相定位,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雄的可以分担雌的一半伤害。即若林宛受到了十斤力量的伤害,那么小九就会分担五斤力量,林宛也只受到五斤的伤害了。当然小九是不会把这个告诉她的。

  小九又带着林宛出了空间,来到外面的圣地,祭出权杖手捏个法决,权杖发出耀眼的光茫,前面出现了一条小路,直通向后山。两人沿着小路走到尽头,出现了一个山洞,上面写着“圣陵”两个古字。洞里面镶着两排拳头大的夜明珠,洞内并不深,也没有之前在飞龙门感觉到的阴森,反面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安详。

  洞内放着一排排的灵位,小九走向最中间的两个,一个写着“狐皇玄晔之位”另一个写着“狐后玄舞之位”。两人拜祭了一翻就直接出了圣地。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