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末世之空间遍地走(穿越 一)——烟波江南
 

  可是,随着丧尸的出现,末世会怎样,没有人都能预测

  并且善于心理活动的描写,将末世之中人性的丑恶,细丝剥茧似的一点点展露在读者面前。

  徐远晨觉得很奇怪,他发现对面新搬来的女邻居每日都忙忙碌碌神神叨叨的,那个女的大约十八九岁,刚来的那天还是长发飘飘,第二天再见到的时候,就发现变成利索的短发,偶尔在超市见到那个女的,会发现她买了许多东西,可是徐远晨从没有见过她往回搬,徐远晨因为好奇还跟踪过一次,竟然发现东西在停车场的时候就完全消失了。

  当时徐远晨就傻了眼,倒不是因为那些东西会消失,而是觉得祖宗骗了自己,要知道徐家的传家宝可就是一块空间玉佩,如今正在徐远晨手里。

  徐家据说是徐福的后代,当时徐福成仙后,算到自家血脉会遇到劫难,又不想自己的传承因为自己飞升而断送,特意留下了芥子空间,这个芥子空间只认徐家嫡系血脉,里面不仅放着徐福的收藏,还布置了五灵阵来保护自己的后裔。

  徐家也没傻子,自然知道这个空间的重要性,本着闷声发大财为保徐家血脉永久流传的性子,每一代徐家人都像是过冬的松鼠一样,偷偷摸摸费了老大劲往空间里搜罗东西。

  在最初的时候,因为空间的原因,徐家还有几个能修炼的,虽没有徐福那样的本事,却也能给徐家庇护,可是后来因为地球的灵气越来越少,就算徐家有天赋的子嗣,也没办法修炼了。

  徐家再谨慎,还是惹了当权者的忌讳,倒不是因为空间,而是因为徐家的财势,却不知大半的家私都在空间中,徐家此时已经都是普通人了,哪能抵抗的了皇权,最终徐家用全族的命才保住了刚刚融合了空间的小少爷,在忠仆的保护下逃了出来,小少爷经历了这些,更是隐姓埋名,甚至改了姓氏为劳,专门写下了一本家规,严禁徐家子弟去做官,毕竟他觉得徐家子孙历来都是最优秀的,万一再招了人嫉妒,怎么办。

  要说以前徐家人是松鼠性子,如今就是吓破胆的老鼠性子,做事更加谨慎小心了。

  也正是因为徐家这份谨慎小心,使得徐家血脉流传至今,中间经历了不少灾难,使得那本家规逐渐变厚了起来。

  收集物资让空间变得更好,小心谨慎保护自己,已经成为徐家人融入骨子里本性了。

  当初这个空间只有一个竹屋、一口井、一片湖与一片海水,经过徐家无数代的努力和发展,空间里不仅有良田,种满了粮食蔬菜,各种果树还有药材,不仅如此,还养了鸡、鸭、牛、羊湖里养鱼虾,海里养海鲜,仓库里堆满了各种东西,不仅有中药还有西药,生活用品、男装女装,各种调味料、煤炭、汽油应有尽有,甚至不知谁,还弄了不少卫生巾进去,这个估计是给自家媳妇准备的。

  要是徐福知道自己给后辈留下的仙缘,被弄成这般不伦不类的样子,说不定都能从上界冲下来好好教训不肖子孙一番。

  徐远晨巡视了一遍,推开了一个仓库的门,就见里面堆放着不少武器,这正是徐家的一位参加了革、命的先辈,在抗战时候收进来的东西,也正是那时候,徐家先辈才重新改姓为徐的,“这些也不知道现在拿出去还能用不了。”挠了挠头,又想到那些衣服,都过时很久了,虽然不知道那个邻居为什么收集这些,可还是激发了徐远晨身为徐家血脉中的本性,藏东西!

  只是要藏什么东西,就要好好算计一下,毕竟有些东西已经足够多了,再弄进来就多余了。

  要知道自从几年前父母双亡后,徐家这一代可就剩下徐远晨自己,不仅空间里的东西,先辈攒下来的家产也都归了徐远晨,他先是偷偷观察了对门邻居都买什么东西,然后与自己空间里的东西对比了一下,把缺的物品写下来,发现对方根本不把钱当钱花,甚至把一些金银珠宝都分批典当出去后,就下了决定,跟着对方走。

  徐远晨总觉得对方像是知道什么一样,难道又要遇到大灾荒,要知道在徐家的族谱中记载徐家某一位先辈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那时候不管钱还是金银珠宝都没有用,吃的胜过一切,甚至有的人都直接吃人肉了。

  想到这些徐远晨打了个哆嗦,他生平没太大的志愿,只想娶个贤惠的老婆生个儿子,然后把徐家的空间传下去。

  这么一想,万一真的遇到大灾荒了,他要怎么好好养儿子!要知道徐家骨子里最重要的正是家庭和子嗣,要不徐家每一代怎么疯了一样攒东西,还不是想多留给下一代一些,身为徐家人,徐远晨虽还没有孩子,可是对子嗣的重视已经超过了一切。

  如今的徐远晨充满了动力,他开始把手上的东西倒腾起来,股票什么都卖掉,房子只留下了现在住的这间,钱刚到手就花了出去,马不停蹄的准备东西。

  徐远晨做事可不像对面那个姑娘一样让人有迹可循,毕竟祖训有言,每个得到徐家传承的人,第一件事就要看完徐家传记,留下传记的正是空间拥有者一生的经历和心得,死前最后一件事就是要留下这么一本传记。

  为了不让邻居看出破绽,徐远晨不得不跑到更远的地方去收集东西,发电机、药品、衣服鞋子、内衣、生活用品、各种罐头、矿泉水、干菜、肉干、压缩饼干、巧克力和零食,甚至为了自己未来的媳妇,连女式内衣都准备了不少,因为不知道媳妇的罩杯,只能各种都买,弄得差点被人当成变态。

  徐远晨有些可惜,因为徐家世代良民,没有办法弄些,毕竟祖宗留下的那些过时太久了,拿出来用会吓傻一群人吧。

  不过徐远晨也发现,收集物资的可不仅仅是邻居与自己,还有不少人,甚至种子、果树、鱼苗、小鸡娃、小鸭娃那些都成了热销货。

  见到此种情况,徐远晨更是下了全部精力去收集东西,甚至还补全了不少邻居姑娘没买的。

  等钱花的差不多,徐远晨就回去了,毕竟他不敢在外面待得太久,他如今还算熟悉的先知就邻居一个人,还是老老实实跟着吧。

  其实不是怕被人发现异常,有许多东西徐远晨都不需要再购买,可是总不能拿出来一个东西用,就被人发现是古董吧,就连有些吃的东西,生产日期可都是十几年前。

  徐远晨大学刚刚毕业,正是青葱少年,笑起来格外灿烂很具亲和力,很难让人心生戒备,所以当他拎着一袋苹果,在电梯口与刚收集完物资回来的杨婉打招呼的时候,就算经历过末日人情冷漠的杨婉也不觉生出几分好感。

  “你就是新搬来的吧,我住在你隔壁。”徐远晨笑着说道,“前两次看见你,你都忙着出去办事,也没来得及打交道。”

  “上楼吧。”杨婉等的电梯已经到了,徐远晨开口道,等杨婉进去后,自己才进去,“你也是自己住吗?”

  还没等杨婉戒备起来,徐远晨就说道,“自从父母死后,我就搬到这里了”叽里咕噜没等杨婉说话,就把自己的事情说了出去。

  其实也没说多少,毕竟电梯从一楼到四楼也没多少时间,杨婉神色不禁缓和了起来,一层楼只有两户人家,在门口,徐远晨就从塑料袋里拿出几个苹果塞到杨婉手里说道,“这苹果可甜了,你尝尝吧,我先进去了,对了,你要有什么事情可以敲我的门,远亲不如近邻,能帮的我一定帮。”说着就掏出钥匙,准备开门进屋。

  “你最近多买些吃的和水放到屋里,19号那天绝对不要出门。”杨婉像是怕自己后悔一样,“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是你说不要问的吗?”徐远晨一脸迷惑,“再说了,现在动不动就是囤百蓝根,囤食用盐,我家百蓝根至今都没喝完呢,我就后悔没囤点冬虫夏草,现在都快天价了。”

  “你”杨婉在重生前,见过不少人性的丑恶,此时看到徐远晨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叫什么?”

  杨婉其实戒心很重,但是现在末世还没开始,人性的丑陋还没有暴露出来,她摸了摸手腕,她有把握收拾的了这么一个人,再说在末世开始的时候,她也需要一个同伴,就点了点头说道,“我叫杨婉。”

  徐远晨应了一声,自己先进了屋,换了拖鞋后,又拆了一双新的放在门口,让杨婉换上。

  杨婉进来后,看了屋子一眼,虽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布置的很温馨,电视机上放着一家三口的照片,那个笑的灿烂的大男孩正是徐远晨。

  徐远晨关上门,注意到杨婉的视线,说道,“那是我爸爸、妈妈,他们都是S大的教授,可惜前几年出了车祸都没了,你先坐。”说完就去厨房倒了两杯果汁。

  杨婉又看了眼照片,那一家三口都笑的很幸福,缓缓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个徐远晨到底能在末日活多久,心中暗自决定,一会多提点几句,等末日来了,如果徐远晨没有变成丧尸,就带着他去收集物资,看看人品行为,可以的话,到时候就一起去幸存者基地,如果不行的话,就不管他死活了。

  能不能有异能,杨婉倒是没有太在意,毕竟她随身空间里有一汪泉水,喝了可以改变体质,激发异能,只要人对她忠心,她倒是不介意给手下一些好处。

  喝了一杯果汁,杨婉说道,“我要去买些吃的,你跟我一起去。”她的口气多少有些高人一等的感觉。

  徐远晨听了,应了一声,像是没发觉一样,“那我开车,你可以多买点,到时候我帮你拎回来,你一个女孩子家,也不方便。”

  杨婉并没有否认,“你最好把钱都取了,我有亲戚给我传了消息,等19号后,钱都会变成废纸。”

  “天啊。”徐远晨睁大了眼睛,一脸受了惊吓的样子,“这不可能,要是真的这样还不得乱成一片了?是光我们国家这样吗?”

  “不是,全世界都这样。”杨婉不再多说,直接换了鞋率先出门,反正能说的她都说了,徐远晨爱信不信。

  徐远晨往屋子跑,说道,“你等等我,我把卡都拿上,家里多囤点东西也行,我前两天还看电视,有个地方出现了狂犬病人,专门咬人。”

  杨婉听了,愣了一下,难道末世早就有预兆,只是自己没有注意到,想了想也不放在心上,而是带着徐远晨去了超市,除了指点徐远晨买东西外,自己也买了不少,虽然她空间里存了许多,可是她总觉得不够,毕竟东西越多越好。

  甚至杨婉都没有意识到,徐远晨凭什么这么听话,要知道杨婉长得不错,在重生前还有不弱的异能,在当时很受追捧,就连队长都要让她几分,只要她说的,都有人应了听了去做,所以见徐远晨听话,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没有感觉到奇怪。

  杨婉只带徐远晨去了超市一次,又说了几样东西后,就不再管徐远晨了,倒是徐远晨勤劳的像蜜蜂一样往家搬东西,甚至还给杨婉送了不少,杨婉东西都收下来了,可对徐远晨好感也刷刷的上升,忍不住又提醒徐远晨多买些厚衣服和野营用品,甚至让徐远晨把房子抵押出去。

  徐远晨最近也看了不少新闻,不少地方都报出发现疑似精神病患者,有严重的攻击性和疑似狂犬病患者,喜欢咬人,呼吁注意安全。

  更何况徐远晨已经猜出杨婉先知的身份,自然听话,每日回来都拎了不少东西,其实大部分物资都放到了自己的空间里,到了18号,杨婉就让徐远晨留在家里,任何人敲门都不能开,徐远晨自然乖乖听话。

  等关上门,看着堆满东西的屋子,徐远晨脸上的笑容才消失,通过这几日的杨婉不经意说出来的东西,徐远晨已经猜到19日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了,世界末日,有超过一半的人类变成丧尸。

  莫非其他那些收集物资的人也是知道这些?可是为什么自己不知道呢,他能发现到杨婉隐隐有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这些人难道是世界选出来的先知?

  徐远晨会知道先知的事情,也是老祖宗徐福留下的笔记里写着,先知是天选者,人间大能也,可预知天灾人祸、王朝更替。

  可是就连徐福都没见过先知,也不确定先知是不是真的存在,怎么他感觉先知并没有徐家老祖宗形容的那么神秘呢?

  其实杨婉的小心思,徐远晨都看出来了,这满屋子的物资,在杨婉眼中自己又是个没有心眼没有空间的,最后还不是都落到了杨婉的手上,自己就算开车又能带走多少。

  想来杨婉觉得对自己有恩,到时候为她卖命是应该的,不过徐家祖训,枪打出头鸟,自己老老实实在后面缩着占便宜比较好,快递个东西还要付钱呢,自己想跟着杨婉,这些就当做邮费了。

  这么一想,徐远晨心情极好的吹着口哨去蒸米饭、炒菜、炖鸡汤了,要多做点东西放到空间里,以后怕是没有机会这么悠闲了,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看杨婉那满心的刺,就能想象,怕是不轻松了。

  其实徐远晨不是没有想过,就这么往空间里一躲,住上个几十年等世界恢复正常,可是人都是群居动物,空间里虽有活的,可没有能陪着说话的,不说十年八年,就是一两年,也能把徐远晨逼疯,再说了最重要的徐远晨还没有找老婆呢,为了下一代,老婆可要好好选个,野心太大的可要不得。

  又看了眼屋子里的物资,到底不舍得,挑挑拣拣一些东西扔回自己空间里,想到最后要把东西都送出去,他觉得整颗心都疼起来了。

  因为不知道19日那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使得世界变异,所以徐远晨18号早早就休息了,甚至把表定到了晚上10点起来,强忍着害怕和紧张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运动服和运动鞋,给自己做了顿饭,等吃完收拾好,已经是11点多了,守在了窗户边。

  “祖上保佑,可别让我变成丧尸,那玩意真是恶心透了。”要知道徐远晨也有二分之一的机会变成丧尸,他现在只希望祖宗靠谱点,别让自己那么倒霉,深吸了几口气,又吐出来,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只可惜他的手还是抖的。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