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资料:电视剧《地下地上》分集介绍(11-15集)
 

  王晓凤和王迎香每天装着争风吃醋,吵吵闹闹,乔天朝哎声叹气,也顺此提出送王晓凤走。车站里王晓凤和乔天朝道别,乔天朝发现车站里有人跟踪但他不露声色离开了。火车上王晓凤被马天成带走,被关到了一个破楼里。每天有人送饭,有人看守,王晓凤惊恐万分。林静去审过王晓凤,没有发现端倪。徐寅初提审王晓凤,王晓凤反演了一场置问说乔天朝为什么要杀自己,就为了和王迎香在一起的戏打消了徐寅初的疑虑。有人捎信说王晓凤没回家,夜晚乔天朝犹豫半天敲开了林静的门。林静心里颇不服气置问为什么要有像王迎香这样爆皮气的情人,而不是自己,很失望。但还是告诉乔天朝最近马天成常去的地方。乔天朝留下了一沓钱,林静很无奈。徐寅初让林静去秘密搜索乔天朝的家,没有什么特别只好放了王晓凤,乔天朝连夜将王晓凤送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唯一见过乔天朝的毛人凤来到了沈阳。乔天朝担心他会认出自己是冒牌的,让王迎香离开,王坚定的表示做好饭等他回来。训练场上乔天朝在毛人凤的耳边说了几句逗得毛人凤大笑,事情顺利的掩饰过去。因为毛人凤见过的人太多了,他也记不住谁是谁。乔天朝正是利用了这点。徐寅初和马天成狐疑的看着这一切。毛人凤来沈阳带来了一个守城的能手赵重光。握手时赵重光交给了林静一张纸条约她在餐厅见面。晚上,王迎香和乔天朝高兴的庆祝七﹒一党的生日。

  赵重光是林静父亲的学生,都效忠与,但后来赵重光投靠日本人。林静父亲不愿意和日本人合作而被日本人抓捕,林静为救父亲委身于赵重光。越重光很想和林静再续旧情,但现在林静的恨不得杀了赵重光。林静徘徊在乔天朝家的门外渴望这个男人能安慰自己现在这颗受伤的心,但最终没有进去。林静发展的外线学生孙玉民说能捉住鱼雷,于是他们用一半的美国提供的物资清单作饵。利用李乐群找到了姐姐和姐夫交了这份清单。彭忠良知道这是真的情报,想再找到另半部分。

  马天成也找到了孙玉民,和林静争吵了起来都想立功,徐寅初生气的教训了他二人。接头地点他们活捉了前来碰面的人,但他并不是“鱼雷”。徐寅初下令杀了此人。家里王迎香为死了一个人气愤不已,乔天朝亲眼看着这个人死也很痛心疾首,更坚定了自己的工作。孙玉民找到李乐群说行动暴露,要她带着找她姐,李露家门口李乐群发现上当。但特务也没有捉到李露,她们已经撤走,李乐群被捕。彭忠良不肯撤走,发电报告诉上级已经找到了一半物资清单,想再拿到另一半。乔天朝得知徐要在今晚捉拿“鱼雷”,要王迎香把这个情报送出。但为时已晚,徐寅初用虚的一招晃过了乔天朝,老彭还是去了,公馆里静悄悄,徐寅初包围了这些,捉住了“鱼雷”。

  徐寅初为最终抓到彭忠良,沈阳工作又进了一大步而举行庆功。庆功会上赵重光纠缠林静,她气愤的离开。审讯室里老奸巨猾的徐寅初和彭忠良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谈话。孙玉民出卖了共党,不敢回大学,找到马天成求给安排个职位,马天成出言讥讽让他找林静。尚品负责审讯李乐群,乔天朝旁敲侧击说上次东北饭店对服务生用刑的事惊到了上方,引起了好大的麻烦,尚品明白现在不适合用刑。李露转移了,组织上打算营救彭忠良,但乔天朝也没打听到他被关在哪,自从彭忠良被捕以后只有徐寅初负责审讯,其它人都不能接近。监狱里彭忠良受尽酷刑,但对于一个革命坚定的老同志来讲只有嘲笑徐寅初的份。彭忠良回想起行动前的一幕幕后悔没有及时离开,为了不连累组织于是自杀。乔天朝通过监狱的一个外国医生打听到“鱼雷”自杀被救活了,暂时不会被转移到其它地方的事。“鱼雷”又被施以酷刑,审问室里徐寅初发现“鱼雷”看着他抽烟目不转睛。发现了他的弱点。

  办公室里大家一起吃饭,林静和马天成扛起来,马天成说突破口就在小姑娘李乐群身上,一用刑就能撬开她的嘴。乔天朝心里很难过但面不露表情。乔天朝又和李露见面了,李露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很伤心,但她明白自己是个革命工作者,不能感情用事。审讯室里李乐群绝食依然什么都不说,尚品没办法向乔天朝诉苦,想让乔天朝帮忙审李乐群。乔推了一下勉强答应。乔对李乐群讲了生命的意义,间接的提到了李露,李乐群若有所思。徐寅初一直用刑也没审问到“鱼雷”口供。尚品向乔天朝透露南京方面可能会把“鱼雷”转过去。乔天朝无意间听同事说审问档案在哪,他怀疑可能要把“鱼雷”转走,于是让王迎香通知李露他们。吴老洪主张劫囚车,李露很冷静的要求保护有生力量,相信彭忠良不会供出大家。王迎香分析了情况让吴老洪请游击队帮忙。

  游击队派来最好的同志主攻救“鱼雷”。乔天朝暗中监视着把“鱼雷”押上车,但他发现那人手臂上有个刺青,根本就不符合地下党。而紧接着行动组的人都出动了。乔天朝知道情况不对,马上打电话给侯刚,让他阻止行动,这是个圈套。当他跑上山只拦住了吴老洪和李露,游击队同志全部牺牲。马天成向乔天朝吹嘘行动多成功,徐寅初一招引蛇出动果然灵。彭忠良还被关在监狱里,半夜,他发现牢房外有个烟头,他忍了半天没有忍住,捡起来抽,熟不知这是徐寅初故意的,因而且他还在这烟头里放了可卡因。徐寅初用此办法令他上瘾以此来削弱他的意志力。

  李乐群终于开始吃饭,但依然什么也不说,尚品下最后通碟。乔天朝安慰尚品这小姑娘能吃饭就是好事。马天成接手审问李乐群,纵容手下了李乐群。半夜,彭忠良感觉很难受,又忍不住拣起烟头抽,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染上毒瘾。徐寅初在他要发毒瘾时提审“鱼雷”,彭忠良终于没忍住全部都说了。但他确实不知道谁是潜伏在保密局的内奸,只知道叫“子弹”,另外他交代咖啡厅也是一个联络点。乔天朝回到局里,发现李耀武正带着李乐群出去抓人,李乐群全都招了。乔天朝急急给侯刚去电话,侯刚刚跑掉尚品就赶到。但是乔天朝不知道马天成在隔壁偷听并记下了电话号码。马天成拨过去尚品接的电话,马天成逮捕了乔天朝。李乐群在被后疯了,徐寅初大骂手下,并封锁消息秘密将其处死。彭忠良变节躲在车里到处指认地下党,李露经过车里,彭忠良没指认下意识的拉下了帽子,徐寅初看了出来下令抓刚经过的那个女的,李露被吴老洪所救。王迎香做好饭等乔天朝但一直没回来,她问林静,林静说谎乔天朝出去执行任务。一天之内沈阳地下联络站的很多同志被抓,大家都听说李乐群投敌了,李露坚定的说执行纪律,大家纷纷说也一定要除掉孙玉民。孙玉民找到林静让她救他。监狱里尚品审问乔天朝,乔天朝说问心无愧。并告诉尚品,侯刚是他安排在餐厅的内线,他给站里提供的线索都是从侯刚那得到的。侯刚已经打入的外线,掌握了一些线索,所以乔天朝让他跑的,并要求见处座。王迎香着急乔天朝没回来跑到处座徐寅初家里问乔天朝的去向。徐说在执行任务还没回来。王迎香又抓着尚品问,乔天朝是不是出事了,好说歹说尚品才偷告诉她乔天朝在接受审查。

  林静去接孙玉民说安排他离开,其实已布下局抓了孙玉民。乔天朝还是说无愧于,徐寅初亲自来审问让乔天朝交出侯刚,乔表示要保护线人,又说了对忠诚。徐寅初根本不信肯定的说乔就是共党。王迎香甩开监视和李露他们碰面,大家一商量不敢贸然行动,要是能偷到敌人给乔天朝录的口供就好了,王迎香说有办法。吴老洪告诉李露李乐群死在监狱里了,李露很伤心。

  王迎香大嚷着闯到林静办公室,求他救天朝,并说这个时候只有林静能救他,本想偷钥匙林静刚好回头看到,王迎香顺手拿起刀放在脖子上要自杀,林静出去拿纱布,王迎香趁机打了钥匙膜。夜晚王迎香打扮成徐寅初秘书的模样进入大厅要偷口供。林静也回来拿东西听手下说秘书有回来还很不解。办公室里林静没有发现躲在桌子下面的王迎香。第二天林静发现桌下的档案文件很是不解。王迎香把审讯记录告诉了大家,希望侯刚能配合打消敌人对乔天朝的怀疑。乔天朝在监狱里四天没合眼,没有水喝,意志已经薄弱,但他还扛着,他还想着自己没有完成盗取城防图的任务。监狱里马天成对乔天朝用刑但他坚持没有背叛处座。尚品单独拿来食物和水劝乔天朝快招了吧,被乔天朝大骂。尚品跑到徐寅初那替他求情,认为他不是共党,我们不能这样对自己的同志。

  林静问马天成乔的情况,马天成取笑她心疼了,带她来看乔天朝。审讯室里就剩下他们两人,林静没有追问乔天朝是不是共党,而是问乔天朝是否有爱过自己。乔天朝要林静相信自己是清白的。夜晚,窗边两个担心的女人,林静和王迎香,而乔天朝也在被看守着不让入睡。徐寅初向毛老板问起和乔天朝熟不熟,记不记得这个人,毛老板表示记不得了,上次去沈阳也聊一些无谓的话。毛老板指示现在的形势不用讲证据,有怀疑就杀。徐寅初很欣赏乔天朝做事的能力,很是下不了手。正在此时尚品报告抓住了侯刚。严刑拷问下侯刚交代了,但没有说是乔天朝的线人。乔天朝和侯刚见面了侯刚冲着乔天朝大喊不干了,太危险了。徐寅初分别让人审讯侯刚和乔天朝,看以前交上来的情报有没有出入。经过一夜的审讯两人的口供基本上都对上了。乔天朝也说出了因为这个人刺杀过徐,所以更容易让相信,也因此没有向徐报告招募了这个人。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