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第219章 牡丹花下死
 

  沈玉才看到一旁有低矮的野果丛之后,就放下了手里的弓箭,提着裙摆往那边去。

  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小酸枣,青青红红的颜色,比花生大一点,现在正是成熟的季节,吃进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特别好,别有一番风味。

  她摘了好大的一把放在了帕子里,拿到这边之后,递给了看着她的几个姑娘:“来尝尝看吧,这种酸枣很好吃的。”

  那边觉得有兴趣的几个小姐,没好意思来拿,点点头亲自去摘,说好来打猎的,变成了摘野果,一群人开始一边走一边往里面找,想要找到更多品种的野果。

  一晃悠小半天的时间就过了,一群姑娘家,摘了不少的野果,将篮子都给塞满了,觉得累想回去的将野果带走了,沈玉就坐在这大石头吹着凉风,看着蓝色的天空,好不惬意。

  好久都没有这么自在舒适的时刻了,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一直在为生计奔忙,如今生意走上正轨,以后,她也该抽出时间,和楚云亭多出来玩玩了。

  不远处有一阵马蹄声响,九公主和楚楚她们正在那边比试射箭,沈玉懒洋洋的就这么坐着,听到马蹄声响的那一刻都回过头去看,为首的那一个,正是楚云亭。

  他身后跟着几位好友,其中杨宇成和唐维成她是认识的,见到之后便站起来冲他们摆了摆手,算是打过招呼。

  他倒是镇定自若,翻身下马,来到她的面前,抓着她的手,一点也不顾及外人在就这样秀起恩爱,沈玉都有些不好意思。

  沈玉看着他那个奇奇怪怪的样子,想着或许是他给自己准备的惊喜,就轻轻的咬着唇,娇羞的冲九公主她们摆了摆手,跟他坐上了同一匹马。

  而这边唐维成翻身下马,到了九公主的面前行礼:“见过公主,方才皇上传话,请您回去呢!”

  马拴在山坡下的树上,他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的爬上了小山坡,选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这才拉着她坐下。

  沈玉看向眼前,山坡之外,便是郁郁葱葱的山林和开着各色野花的草地,远处一排排的山峦,那黄昏的夕阳正绽放着橙色的晚霞。

  “喜欢,坐在这里看着风景啊,只觉得一颗心都宽广了,很舒服,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轻松的时候了。”

  沈玉说着靠在他的肩上,将野果放进他手里,“还记得这种酸枣吗?咱们头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办了傻事,你去用酸枣来感谢我,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的好蠢……”

  他低沉的笑,尝了尝还是那个味道:“怎么不记得?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要被你吓死了,男女授受不亲,你去上来就给我……本来我以为那个时候你上山去是要找个外脖子树上吊呢,谁知道,那个时候你已经变了一个人。”

  提起这些往事,只觉得近在眼前,又觉得很是遥远,两人颇为一番感慨,他揽着她的肩头,坐在一起看夕阳,秋风徐徐吹来,不知什么时候,她被推倒了。

  沈玉看看他的一双眼,娇羞的一张脸都是火辣辣的,看了看四周,总觉得不太安全。

  楚云亭不怕,他知道这会儿狩猎的都回去了,看了看四周,还是抱着她的身子滚落在一旁更深的草丛之间,唇便落了下来:“现在天快黑了,没人会来这里……”

  沈玉也从来没想过,他一个熟读圣贤书的迂腐之人,居然还会有这样放肆的时候。

  天边的云霞,还在飘着,风,晃动着身旁的草叶,她手中大把攥着野花,闭上眼不去看他此刻的表情,耳边只有他粗喘的呼吸声。

  许久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一颗心依旧在砰砰的狂跳,直起身子拢好衣襟,看了看四周并没人,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回头看看他还躺在地上,衣衫不整的那个样子,羞愤的伸手去拧他的脸:“你讨厌,以后不许这样啊,吓死人了,你知不知道?刚才多担心突然有人出现,那我们的脸要往哪放?”

  他低沉一笑握紧她的手,将她拉到胸前,轻轻拍着她的背:“以前你的胆子不是很大吗?怎么现在胆子越来越小了?”

  “现在和以前不同啊,现在我是安王府的少夫人,怎么能做出一些有损名声的事情来呢?”

  再说了,这种事若是真的被旁人撞见,她的脸都要丢尽了,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楚云亭看着她那一双水雾蒙蒙的眼,没忍住心头的颤动,一把将她压下,又吻了上去。

  可天都快黑了,沈玉这一次没有由着他胡来,用尽力气将他推了过去,恶狠狠的盯着他:“再不回去,父王和母妃估计怕咱们出什么事儿呢!”

  他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起身帮她整理了头发,和自己衣裳后,这才拉着她的手慢慢的下山,又骑着一匹马,回到了住处。

  回去后晚宴已经开始,沈玉急忙拉着他回去,换了一身衣裳,重新梳了头,这才去了宴会场,悄悄的进去并未引人注目。

  坐在王爷身边的九公主,倒是挤眉弄眼的瞧着他们笑,意思是她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了!

  宴会上并没有钟镇边的身影,天色将黑,新一轮的士兵都到了换岗的时候,这个时候最容易让一些心怀不轨的人钻了空子,所以,他忙碌着查验各处守卫情况。

  所以当他好不容易忙完了,回到自己房间,想要换身常服,再去找些饭吃的时候,一进门看到坐在床上喜滋滋冲她笑的九公主,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九公主宴席进行到一半,就说自己吃饱了,悄悄的溜了出来,一路被身边的人掩护着,偷偷潜入他的房间。

  现在看着钟镇边一身银色的铠甲,在昏黑的环境内,依旧扎眼俊俏,她心扑通扑通跳。

  九公主从她的床上跳下来,几步便来到他的面前,伸手臂环着他的脖子,凑上去吧唧一口。

  钟镇边吓的,立马就要推开她,她却猛然一跳,将双腿环住了他的腰,八爪鱼一样挂在他的身子,冲他嘿嘿的笑:“让你躲我,这下看你还怎么躲!”

  “本公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管不着!”不过说着还是从他的身上跳下来,将屋里的烛火点亮,钟镇边这才看到,房间里的桌子上摆着今日各位公子猎来的各种烤肉,兔肉,鹿肉,有香辣的和不辣的,旁边还放着小坛的酒。

  因为太过紧张,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房里居然有食物,看着九公主那一张熠熠生辉的小脸坐在桌边,将那一坛子酒打开,倒进了酒壶里,他无奈叹口气:“公主……”

  可他话还未说完的时候,九公主便狠狠瞪着他:“你给我闭嘴,不想听你说废话,快去换了衣裳就下来吃东西,我知道你一定饿了,特意给你带过来的,你可别说你吃过了!”

  他还未说出口的话,便说不出来了,走到了内室刚刚卸下身上的铠甲,身后脚步声传来,他吓了一大跳,还未转过身的时候,一只小手别放在了他腰间的衣带上,一拽!

  他一声低喝,面容冷肃,看着九公主那笑嘻嘻的样子,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攥着她的手臂,就想再将她给揪出去,可九公主却死死抱着他手臂得意的笑:“外面全都是巡逻的侍卫,正是查的严的时候,你把我丢出去呀,正好让别人知道你欺负了我!”

  钟镇边斗不过这个满脑子精灵古怪的九公主,说也说不过她,一时间气闷的松了手,转过身子,也不打算换衣裳了。

  可九公主却拉着他不许走,瞬间拽下了他的外衫,笑盈盈的看着他那宽阔的胸膛,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眼睫微微的颤动,看着他那一张铁青的脸色。

  “哼,你少说这种话来气我,我都亲过你了,还说什么自重?你到底抱不抱啊?你要是不抱我,我现在就亲你!”

  钟镇边才不听她的,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如果被皇上发现掉脑袋的一定是自己,而不是公主!

  想着便转过身,想要出去,可九公主却瞬间拉住他的手不许他走,他一个用力,将她甩到了一旁。

  “唔……”他力气有点太大了,九公主一下被他甩了出去,整个人磕到了床边,他听到怪异的声音,回头一看,就像九公主捂着腰身,满眼都是泪。

  他一下慌了,知道自己下手重了,立马过去颇有些不知所措的道歉:“公主,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是微臣,笨手笨脚,请您责罚!”

  腰上被磕的很疼,更何况九公主本就身娇玉贵的细皮嫩肉,磕在床沿上,疼得她话都有些说不出,泪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吸了好几口气后,才缓和了一点。

  “你们这些糙汉子,一个个的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把人家都被撞得疼死了,腰上肯定都青了,这要是回去被姑姑看到我该怎么解释?”

  钟镇边也知道九公主的教养姑姑,是太后亲自指定的,为人比较死板,极重规矩,知道她身上的伤若是被教养姑姑看到,定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想到此,眉头更是皱得紧,可还没想出对策来,九公主便拉住他的手,放在了她的细腰上:“我这里疼死了,你快帮我揉揉,兴许能好一些……”

  说着又想起了什么,走到房间里四下乱看:“你们这些将军,平时里舞枪弄棒的,屋子里肯定都有外伤药,你快去拿来给我揉上!”

  他手被推了回来,无声的叹口气,起身层抽屉里拿出了一瓶上好的外伤药,递给公主,却不敢抬眼。

  九公主看着他手里的一瓶外伤药,眼泪流的更是汹涌了,撇着嘴说:“我的伤在后腰上,你叫我自己怎么上药?”

  果真下一瞬见九公主,揭开了她自己衣裳的腰带:“这伤是你给我弄出来的,必须有你给我揉好了,今天若是不能把我这个伤给弄好,我砍了你的脑袋!”

  片刻之后,九公主脱的只剩一件肚兜,趴在床上,看着他背对着自己的那个样子,呜咽的喊着:“我好了,你快转过身来,一会回去晚了姑姑一定会发现的!”

  他不敢转身,他不敢看床上的那一幕,可片刻之后,九公主的小手过来攥住他的,使劲的将他拉了回来,他闭着眼依旧不敢睁。

  九公主见他这样气的要死:“你要是再不给我揉,我就把裤子也脱了!然后赖在你这里不走,等事情闹大了,我看你怎么交代!”

  他实在是没办法了,知道她逼急了一定说得出做得到!无奈的睁开眼,只看到她一双通红的眼,和那一片洁白细腻,纤细的背部,心头一阵阵的跳,看着她腰间的伤,果然已经让她洁白的肌肤上有了一片青。

  九公主眉头微微蹙,肩膀缩了一下,下一瞬小声的哼唧着:“就这样揉,好像不是那么疼了……”

  许久之后,宴会也散了,沈玉扶着王妃娘娘出去,回到了安王府的院落里头,丫鬟已经准备了消食的汤水,端了上来。

  大晚上的吃了那么多的烤肉,还都是一些难以消化的,若不喝消食汤,这夜里怕是不好睡了。

  王妃娘娘像是累了,沈玉服侍着她喝了汤之后便退了出来,回到了她和楚云亭的屋子里面。

  洗澡水已经备好了,楚云亭拉着她一起洗了,这才用一个薄薄被单裹着她回到了床上,却不许她穿衣服,沈玉怒目圆瞪的看着他:“你现在越来越禽兽了!”

  明明刚才她洗完澡要穿的衣服都拿了进去,可他却偏偏不许她穿,就是让她光着,裹着一个床单就出来,刚才红叶她们出去的时候,满脸都是暧昧不明的笑意,真是羞死人了!

  他倒是衣冠楚楚的,将房间里的烛火吹了,只剩一盏昏昏暗暗的,这才坐到了床边。

  一把将裹着她身体的被单给扯了下去,看着她瞬间蜷缩着身子,遮遮掩掩的那个样子,眼瞳深邃的笑:“今晚吃了太多的鹿肉,为夫只觉得心头燥得慌,夫人,上来!”

  她瞬间羞红了脸,急忙拿个被单再次裹在自己身上,却又在下一瞬被他挑开扔在地上,她羞愤的扬起拳头便要去打,却被他捉住腰身,往上那么一提,稳稳的落在他的腰间……

  山中的夜外头有虫鸣唧唧的声音,一轮明月挂在树梢之上,有一种神秘轻灵的美。

  一早醒来的时候,她刚刚伸了一个懒腰,便觉得身上有些不对劲,伸出指尖那么轻轻一碰,一片红色便在眼前。

  楚云亭也醒了过来,扭过头来便见她指尖那一片红,眉头微微蹙起,看着她脸上那又是无奈又是揶揄的笑容,他瞬间咬紧牙关:“好不容易得了假期,来猎场围猎,想带你散散心的,你大姨妈还真是不给面子……”

  她吃吃的笑着,看他拿过帕子将指尖上的血擦掉,又去柜子里将她的卫生巾拿过来,就要伸手去接,他在挪到了一旁,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坏笑:“夫人,我帮你!”

  沈玉顿时像是看着变态一样的看着他,使劲的眨巴眨巴眼,这才羞愤的骂道:“你有病啊,这种事还要……总之不许,快把它给我,一会床上都脏了!”

  红叶端着水盆进来的时候,看着夫人脸颊红得像是要滴血的样子,但是公子神清气爽的坐在一旁,立马低下眼眸,不敢再多看,肯定是方才她没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又……

  楚云亭坐在一旁喝早茶,看到洗脸水端了过来,沈玉刚要伸手去洗,他立马开口:“等一下!”

  相关小说:墓场物语我的绝美女校长重生华丽人生强抢夫君:懒王傻妃向暖牧野改变的是什么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豪宠鲜妻:老婆,乖乖投降天道封神传次元援助公司

  小说星际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众生平等道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众生平等道主并收藏星际主神最新章节。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