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原创]末世之血脉觉醒(成熟稳重队长攻x伪可爱真
 

  公元2035年,末世降临,数亿人类一夜之间沦为丧尸,无数动物变异。“k351零度射线”——一切的开端。

  幸存的人类中逐渐出现了“血脉觉醒者”,简称“觉醒者”,远古的血脉被唤醒,流传于神话传说中的东西意义借人类之身现世——兽化。觉醒者能力的大小取决于血脉,血脉稀薄的人甚至只能半兽化或不能兽化。

  三十年后,丧尸绝迹但变异兽却存活了下来,一百五十年后人类科技飞速发展进入星际时代。

  唐木是个孤儿,据孤儿院的老院长说他是被一个猎人在某一个深涧中捡到的,当时他只围了一个襁褓,手中捏着一个木牌,不哭不笑睁着一双眼睛静静的瞅着天空,木牌上写着唐木——就是他的名字。

  唐木皮肤白皙是怎么也晒不黑的肤质,一双猫眼完美地嵌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笑起来啊有一种天真可爱在里面,而事实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反社会人格。

  唐木游离着眼盯着台上发言人手中的话筒,堪比半觉醒者的出色视力可以一清二楚地看到你那上面的生产批号——哦,是个新品,再次不屑地扫了扫发言人——所谓的入学成绩第一名,黑色镶银边的军装式制服被穿得一丝不苟,头发整齐的拢到后面,淡金色的发丝微微泛着光,显然是用了发胶,唐木嘴角撇了撇——要不是考试那天公共轨道飞船发生了故障导致他缺考了两项——呵呵。啧啧,虽然他宁可当倒数第一也不想站在那像个开了嗓的公鸡一样炫耀自己,但在下面听着那些智商为负的男人女人们不停地发出扰人的赞叹和私语也是极其令人厌烦的!

  唐木的智商用他义务教育时期某位同学的话来讲:都不知道是怎么被他玩死的……而唐木也毫不掩饰对别人的厌恶,他曾对他的校长说:“那些家伙的脑子简直比鹌鹑蛋都小,你的也不过是鸭蛋大罢了。”

  唐木晃晃脑袋,打起精神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台上,随着阵阵惊叹从侧面传来,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皮质长靴清脆的磕在大理石地板上,一阵压迫感瞬间蔓延进来。漆黑如夜的发反射着冷厉的暗光,深潭般的眼睛透出深邃的目光,统一的制服被他穿出了贵族般的高雅。

  唐木此时正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即使他不想承认,但不能否认那人的视线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无紧张感,他努力克制着自己才能忍住逃开的冲动与那人对视,那双眼睛仿佛能读透一个人的内心。

  这场对视不过数秒,但唐木能感觉到濡湿的衬衣紧贴后背的不适感,他默默地平复着呼吸复杂地瞄了一眼那人的侧脸。

  徐澈……史上最年轻少校年仅20岁,就读于本校,四年级在校生兼注册军官,传说出任务从未失败,并且每一次都是以令人咂舌的速度和方式完成的,战绩累累,所有向往进入军队的年轻人们都听说过他的名字——一个继承了古老中华血脉的人,正如他一样。

  优雅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引起空气的微颤,男人的声音进入每个人的耳朵钻入脑海深处引导着人的思维。

  “……不要求你拥有无私奉献的精神,也不要求你与所有人关系和睦,但是忠诚!担当!你必须学会它们!诚希望,你们在未来的六年里成长为地球的栋梁。”

  与新生代表相比徐澈的发言简短至极,但却使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都被自己偶像的话鼓舞了,如同坐在第一排的新生代表那样挺直了身子一脸憧憬地仰望着徐澈。

  徐澈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走下高台不做丝毫停留便离开了会场,那挺拔威严的背影印在众人眼中许久不散。

  迎新会结束已经是中午了,唐木随着人流向餐厅移动,建立在半空中仿若数柄剑刃的餐厅反射着金属的银色光芒,藏青色的巨大玻璃幕墙映出白云的影,从上至下数个平台上觉醒者们各显神通来来往往。正所谓能走捷径何必挤电梯呢?

  唐木看了看拥挤的地面入口暗暗祈祷自己17岁的时候能觉醒个会飞的血脉,和一群人挤进餐厅这种事简直不能想!

  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终于买完饭并把它放在一个临窗角落的桌子上,唐木默默舒了口气。

  看了看饭菜,样子还不错,吃一口……面无表情地咽下,这种说得过去的味道……唐木自己可是一个厨艺加身的高智商,他在心中毫不留情的批判了这些食物,难吃!但是,再次面无表情地吞下一口,没有条件时他向来不挑剔。

  学院某处,一个毛发凌乱的黑眼镜正仅仅盯着面前满墙屏幕中的一个,咧开的嘴角吐出带着兴趣的字句:“真是个有趣的学弟呢,boos。”

  房间深处的阴影里,一个优雅的身影些靠在黑色皮质沙发上,深邃的目光凝固在屏幕中少年的脸上,修长的双手交握,脚尖轻点着地面,一下,又一下……

  —————————————————————— ٩(๑òωó๑)۶自制无良软萌小尾巴十六点五五号,不要捏呦

  两米外,唐木侧着身单手持一把银白的能量剑,嘴角勾起微笑的弧度,但剑尖却直指对方咽喉,眼神冰冷似是看着一个死物般令人不寒而栗。

  听到对手认输,唐木挽了个剑花收剑回鞘。同一时间虚拟训练室内乱石堆的场景和对手一同消失,一个无机质的机器女声响起:“唐木胜,当前积分354,级排名NO.5,总排名NO.2430。”

  唐木眨了眨眼,状似无聊地撇了撇嘴,耳边又响起提示:“佛拉斯·明向您发起挑战,是否进入下一场战斗?

  转眼间已经一年过去,唐木以S级综合评定成绩升入二年级,综合评定成绩是由学分决定的,而学分一部分来自导师们的评价更多是通过模拟对战赢来的。模拟对战双方登录平台进行对战,赢一场战斗可以获得交战双方排名差距的双倍学分。

  作为一个反社会人格的拥有者,唐木成功地获得了修罗天使的称号,他本人表示对于这个称号还是蛮顺耳的。

  模拟训练室外有充裕的观战空间,朝向四面八方的显示屏忠实地播放着对战情况,此时某间训练室外聚集了许多学生,他们一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训练室里唐木缓缓睁开双眼,眼前是林立的高楼,天空灰蒙蒙的,对手早已缩进了阴影里伺机发动致命的攻击。唐木不屑地撇了撇嘴,随后勾起一抹开心的笑,环视一圈然后随意选了一个方向前进......

  屏幕中面容姣好的少年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嘴角牵笑眼中却是清清冷冷,一抹黑影在身后的阴影中一闪而过......

  剑缓缓出鞘,银白的光安静而优雅地划过,唐木似是随意地反手一挥——“当——”

  暗处的少年惊讶地瞪大了眼:竟然被发现了!显然少年对自己的隐匿技术有很大的信心

  银白的能量剑划了一个半圆隔开绿色的能量剑,对方顺势退到了三米之外。唐木垂下持剑的手静静地分析着对面的人——动作连贯、反应快,但是力量不足。

  “我叫格雷三年级A班,总排名NO.1750”格雷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嘿嘿,据说你很厉害,忍不住就发起挑战了。”一般来说高年级是不会主动向低年级约战的,那样赢了输了都不太好。

  “哼哼,很好,看来这次能赚很多分啊。”唐木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开始吧。”

  “呵,我不管手下败将叫学长”唐木眉角挑了挑,实际上这样的挑战他也遇上不少了毕竟这个学院从来不缺战斗狂......

  格雷没再接话,身体突然自黑暗中出现快速攻击过来,剑影瞬间交织成一张令人眼花缭乱的网,唐木冷静地向斜后方退了半步部,翻手准确的拦下对方的能量剑,格雷也毫不犹豫地顺势转换到下一招,两人你来我往战到了一处,身影胶着不时传来剑与剑相撞的清响。

  训练室外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唐木与格雷不相上下的速度,格雷那可是觉醒了的影豹血统啊!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啊!!

  而正被众人议论的两人此时即将分出高下——格雷已经感到吃力了,正如唐木所想,格雷在力量方面有很大欠缺,长时间的高速对战是格雷的体力迅速丧失,此刻已近乏力。

  只是一个晃神,唐木的剑迎面而来,格雷狼狈地一歪身子躲闪过去,用力一挥剑在唐木衣服上留下一个口子,唐木毫不在意的瞟了一眼,手下速度一点不减,格雷再次躲过一剑被削掉一缕头发,他不再恋战,趁机向后退去准备再次隐入阴影。

  但是唐木可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只见他身子一矮瞬间射了出去,飞起一脚踹向格雷,格雷反应也不慢立刻回身格挡却被这一脚踹得倒飞出去撞破了大楼的玻璃摔进建筑物内。所幸这是虚拟的,要不然格雷怕是得在病床上躺上一段时间了。

  与此同时,训练室外一片惊呼,一些没挨过这招的人都心有余悸的瞅了瞅唐木的脚心里升起小小的庆幸。

  唐木在原地看了看破碎的窗户,迈开步子向那片废墟走去,隐隐约约看到格雷虚弱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但唐木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格雷趴在地上,全身叫嚣的疼痛令他难以移动,刚刚的几枪已是极限,现在,他只能喘息着等待结束了。

  格雷扭头费力地看向唐木的眼睛,他没能从那里找到一丝一毫高兴的痕迹,即使对方笑着,那笑容宛如降临的天使,却没来由的令人浑身发冷——修罗天使......

  机械女声再次响起:“唐木胜,当前积分1260,级名NO.1,总排名NO.1985。”

  唐木看着格雷的身影化为数据与场景一同消失,眨了眨眼,等了一会没再有人约战,立时慵懒的打了个呵欠走出训练室,现在正好是晚餐时间。

  “唐木。”一个女声突然叫住了他,唐木漫不经心地侧了侧身看向来人,是一个身材很好很漂亮的长发女孩,微卷的披肩长发随着走动轻轻颤着。

  女生走到唐木面前脸上带着真诚的微笑:“唐木学弟,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小队?”自信的口吻引得唐木眉头一挑,毫不留情地反问:“你是谁?”

  女生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还会有人不认识她,他们狂战小队也算是很有名气的小队了,许多低年级生可都在为达到入队标准而奋斗呢。

  关于“小队”唐木只知道那是学院内一种正式的小型团体,一般三年级开始就可以申请组建小队了,一个小队可以吸纳一年及以上年级的学生,每四个月都会有一次小队排位赛,前十的小队可以在学院内拥有自己的居住区——一般是带着大院子的别墅,当然自己是可以进行改造的。最重要的是一个优秀的小队可以获得选择进入特殊部队的权利,如果通过考核就可以以小队的编制被直接划分进特殊部队,特殊部队是以小队为单位进行任务的部队。

  唐木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缓缓地,意味深长的吐出两个字:“呵呵。”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诶!你!”米娅目瞪口呆地看着唐木走远,还未有从唐木刚刚的表情中回过神来,等清醒过来对方连影都没了,四周不停地传来议论声。

  “队长——”一个队员从书中抬起头,见自家副队脸黑得媲美锅底,果断呼叫队长。

  “怎么啦怎么啦?”队长快步从楼梯上下到客厅,别墅内的其他地方也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米娅顿了顿,“其次——那个混蛋信誓旦旦的说对方很好说话一定会答应的,啊?”

  一些曾被米娅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拉进队的人默默地对视一眼:副队的偏执症又犯啦!

  “没有诶,据说今天是在四层吃的,你懂得,餐厅又没有楼梯,电梯太难等了我就没上去。”另一个声音回答。

  “哎,又没挣到那十学分。”第一个声音叹了口气,“连排名第十的红莲都开始买那家伙的消息了,看来这次队员之争会很激烈啊~”

  “不过没咱这些普通家伙的事,随便让我进一个队伍我就满足了啊。”另一个声音说,“啧啧,你看看这差距!咱们挤破头都想加入的战队那家伙压根不在乎,现在还天天躲着走,真是——”

  那叫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只见一个满身沾着黄色黏浆的人飞快地奔逃着,在他身后一大群嗡嗡的蜜蜂呼啸地追着。

  两人屏息凝神伏在树上,隐隐约约猜到这又是那家伙的手笔,背后的冷汗凸凸直冒,看着那位义士及蜂群奔远心里默默地哀悼了一下,还没等舒一口气,树下突然传来树枝被踩断的声音,身子顿时一僵。

  慢动作转过头,就见唐木精致的脸上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看着刚刚那倒霉蛋离开的方向,他们发誓有一瞬间绝对看到这家伙身后有一根恶魔尾巴在欢快的摇动着!

  突然唐木似有所觉得向树上两人藏身的地方瞥了一眼,随机不屑的勾了勾嘴角转身离去。

  还有两个月就要觉醒了,这段时间找上门来的战队越来越多,这无疑引起了唐木的极度反感,尤其是那些紧跟在身后的为了几学分就整天不务正业的跟屁虫,简直应该把他们塞进垃圾箱丢出学院!这段时间他都尽量避开人群,结果看来反而适得其反,身边的跟屁虫竟然不减反增,沟通无效自然是要给些教训的,不过是些小小的恶作剧,学院方面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事。

  唐木警觉地向远方看去,教学区的上空此刻黑烟滚滚隐隐约约漏出些火光, 学生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尤其是那些“女高音”,听得唐木厌烦地皱起了眉头。

  “诶诶!那是什么?!怎么了这是?”藏在树里的跟踪二人组被警报声吓了一跳,显然被眼前发生的前所未有的敌袭吓到了。

  “动动你们猪一样的脑子别在这里大吼大叫,要是把敌人引来我先杀了你们。”唐木冷冰冰地瞥了两人一眼,看了眼教学区头也不回地扎进了林子里。

  唐木悄然无声地迅速在林间穿梭,林子尽头是喷泉广场,广场后面就是教学区了。

  此时此刻广场上低年级的学生面色茫然无措,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高年级生明显比他们好上一截,虽然也是面色发白但好歹是执行过一些任务的,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能相对冷静地组织大家镇定下来做好迎敌准备——虽然后者收效甚微。

  这群猪!唐木连鄙视都吝啬施舍给他们,他仔细观察附近的树林果不其然发现不少伏兵——哼!这是在钓鱼呢!

  唐木爬上树,在树叶枝条的阴影里静谧地伏下,身子,眼睛一错不错地紧盯着树下近乎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左手轻轻抚弄着腰间的能量剑整个就像一只盯紧猎物伺机而动的猛兽。

  这个位置说到底还是略偏了一些,附近都是些下午没课的学生,这么一会儿工夫还没有老师到场,但敌方头领好像耐心不太足的样子,眨眼的功夫那些埋伏在树林中的入侵者便包围了喷泉广场,广场上立时响起一片惊呼。

  “安静!”一个胳膊上纹着狰狞怪兽的络腮胡子壮汉吼道,同时恶狠狠地瞪着那些尖叫的学生,“TMD谁再叫我就把他剁了喂狗!”边说着还毫不忌讳地冲天开了一枪。

  络腮胡子看着被吓作一团的学生们不屑地唾了一口转头对兄弟们笑道:“瞧瞧这奶奶的熊样,还TM军校生呢?哈哈哈哈!”

  果然之后陆续有些高年级生或小队出现,一番战斗总是败在武器和人数差距上竟然都被俘虏了。

  唐木懒懒地换了个姿势心想:就他这样趴在树上的到现在都没发现他这群人也不怎么样嘛,呵,一场闹剧演不了多久了。突然,一道亮光闪过他的眼睛,唐木的表情瞬间凝住眯了眼睛盯过去,只见对面的树上一个男人就那样大大方方地蹲在那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包括自己!

  对方冲他做了几个动作大概是联合制敌的意思,但唐木没有回复因为他压根不相信对方,谁知道那是哪的阿猫阿狗,两个人就想制敌?开玩笑!

  忽然对方似有所感一般俯了俯身子大胆地让脸暴露在阳光下,一张俊美似天神般的脸立刻映入唐木眼底,最重要的是这是唐木记住的为数不多的脸——徐澈。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可否认唐木在看到对方之后心下安稳了许多,他回了对方一个同意的手势然后聚精会神地观察着下方并且精准地挪动身体找到最好的角度,然后——扑击,跃起,飞踢,锁喉,战斗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已结束——擒王,中间确实有些反应较快的但还没等他们端好枪就被不知从哪飞出的子弹击中。

  “放所有人离开。”唐木现在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一个反社会人格在这就什么人啊——虽然是隐性的。

  络腮胡子铁青着脸,恶狠狠地瞥了眼唐木不说话。正在这时又是一声枪响,大汉的腿瞬间喷出一股鲜血。唐木紧了紧手趁机再次重复一遍:“放,人。”

  “MD!老子说放人他娘的耳朵都聋了么!”大汉惨白的脸瞬间变黑,面色不善地看着众手下。

  最终还是让开了一条道,学生们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有的看也没看留在原地的唐木,有的犹豫了一下还是跑走了。

  人近乎散尽,这时远处的树林一阵响动一个挺拔的身影从阴影中缓缓献出身形然后笔直的冲这边走来,唐木视线缓缓上移对上那双漆黑深邃的星眸,在那里他找不到一丝一毫情绪,仿若无所不等的神明在看一出早已知晓结局的话剧。

  唐木不自觉的颤了颤,一向高傲的他在对方走至身前时甚至低了低头,这是一种本能的示弱,唐木毫不留情地自我分析,这就像一匹狼在遇到它的狼王时潜意识主导的行为,这是不可抗拒的。

  徐澈盯了他半晌,不知为何们也都安静下来,他们的心中此刻都不约而同的有一个声音在尖叫着离开这里!

  就在唐木的头越来越低脖子几乎呈九十度的时候手中的大汉却趁唐木不注意一下撞开他扭头朝手下们跑去,下一瞬,没人看到徐澈是怎么动手的,大汉就一脸呆滞的被他踩在了脚下,而后才爆发出了堪比杀猪般的惨叫并挣扎着要从徐澈脚下逃开,他的双腿已是不自然的扭曲状显然在刚刚被踢断了,胸口明显下凹肋骨肯定也出了问题,周围的一干看着徐澈一般无二的平静神情冷汗唰唰的冒出来,不约而同的向后撤了撤,咽了咽口水,一个小头目颤抖着声音道:“放,放弃他!兄弟们撤!”说完一马当先撒腿就跑。

  瞬间五个人影从各个方向闪出,如闪电般袭向逃散的们,一时间惨叫声遍地响起。

  唐木有些发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神奇的转折一时还没回过神来,突然余光瞅见徐澈正看着他,他心肝一抖忙道:“我,我也去。”拔腿就向混战的人群跑了过去。

  几分钟后,战斗结束,的身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唐木喘着气复杂的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气定神闲的五人,对方腰带上同意嵌着的墨色云纹显示了对方的关系——队友。

  身后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刚刚大显神威的五人此刻都绷紧了身子活像准备接受检阅的士兵,唐木侧过身,不知是不是受了他们的影响,此时他也不禁站直了身子,内心有点紧张又有些期待。

  徐澈走过来,视线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在唐木身上微做停留,然后淡淡道:“不错。”

  远处渐渐传来跑步声大概是学院护卫队到了,而唐木却听到那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唐木,我很中意你,跟随我。”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