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该杀的都杀了究竟是谁泄得秘?”秦始皇驾崩
 

  不知过了多久,等终于从噩梦中醒来时,人已被带到了一座无比高大华贵的辒辌车前。

  仇恨满心的云若刚想到这儿,就见一个面无半根髭须的中年男子走来,皮笑肉不笑道:“云姑娘,你的好运到了——”

  此前,云若曾听来往咸阳做生意的乡人说,秦始皇屡遇行刺。且天降刻有“始皇帝死而地分”的陨石,这令其倍感恐惧,寝食难安。

  老郎中又是一声低叹:“真人出行,屡屡遇袭,他心里也怕啊。车驾所到之处,有谁敢看敢言,就地处斩。前年,真人途径梁山宫,看到丞相车马众多,当场下令,将他们全部处死。赵高派人去抢你,也自然不会留活口,以免泄露行踪。”

  疾医相当于现在的内科大夫,疡医专治肿疡、溃疡和金疮等外科病,而食医则是膳食营养师。

  云若偷偷瞥见,赵高和李斯耳语几句后双双跪倒在地:“臣赵高、李斯,有紧急军情要禀报。”

  赵高亮出奏折,提及了远在边疆驻防的长子扶苏:扶苏刚愎自用,不能开辟疆土,建功立业,却劳民伤财,责罚士兵,以致军中怨声载道,已现哗变迹象。

  惊悸之中,虢食医战战兢兢叫住了赵高:“大人,适才真人说,他想吃鲍鱼,最好是冰镇的。”

  等他们走远,云若惴惴暗忖:听说,始皇生着一张虎口,马鞍鼻,臂长过膝,说话有豺狼之声,眼下他醒了,会不会折磨我?

  冰镇鲍鱼送至,厨子没烧没烹也没做汤,全被赵高搬上房车,一股脑塞进了秦始皇的榻室。

  云若一听,顿觉难以置信:“不可能。我,我,”“你听到真人打哈欠,还给赵大人和李大人下旨,对吧?”

  虢食医叹说,“那都是假象,是赵高和李斯唱的双簧。包括抢你来侍寝,也是他俩做给随行官员看的。他们要借死人之口,除掉对头扶苏和蒙恬,并立胡亥为太子。赵高是胡亥的老师,却是扶苏的眼中钉。唯有胡亥当上皇帝,赵高方能高枕无忧。唉,现在天气渐热,真人毕竟肉体凡身,焉能不腐?臭味一散,必将露馅,老朽也只能让赵大人购置冰镇鲍鱼,以冰镇之,遮掩尸臭。”

  “把守辒辌车的,全是赵高心腹,只要我离车半步,他们便会痛下杀手,绝不容我说出真相。”

  不得不说,这个阴谋,设计得可谓天衣无缝:不久,由赵高和李斯伪造的书信便送达边关。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在使者的催逼下,扶苏大哭一场后,拔剑自刎。

  与此同时,赵高又拿出一份假圣旨昭告天下,立胡亥为太子。计划既已得逞,该杀人灭口了,除合谋人李斯,所有知道始皇早已升天的人,都得死!

  且说这日傍晚,赵高阴狠下令,冲把守辒辌车的侍卫做了个斩草除根的手势。但在挑开珠帘的刹那,侍卫脱口惊呼:“大人,虢食医自杀了!”虢食医死了,是服毒,云若也香消玉殒。

  大意是,我入宫多年,一直陪伴先皇,屡受恩宠,心下自是感恩戴德。如今先皇驾崩,我死意已决,决定带上云姑娘继续跟随先皇左右,邀游仙境…

  赵高自任郎中令,结党营私,本以为用不了多久,便会把天下紧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孰料,一个令他坐卧不宁的小道消息很快传进了耳中:李斯没捞到多少好处,要向天下人揭发他这个主谋。

  赵高假尸传旨,逼死深得民心的公子扶苏和蒙恬将军,又诛尽始皇20余子女。似此等奸诈恶人,理当千刀万剐!

  赵高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逼死二世胡亥,还假惺惺拥立扶苏的儿子子婴称帝,以平复天下之怒:你们瞧,若是我害的扶苏,又怎会让他的儿子当皇上?

  魂赴黄泉前,赵高禁不住仰天大呼:“该杀的都杀了,一个活口都没留,究竟是谁泄的密,让我遗臭万年!?”

  赵高显然小觑了宫廷御医虢食医的本事:你能让秦始皇诈生,为何不能让云若诈死?银针轻捻,封住要穴,又用冰块敷过面颊和身体,于是,云若“死”了,死得冰冷骇人。而遭弃尸半日后,云若又悠悠醒转,随后痊愈,并将窃国恶贼赵高的狼子野心昭示于天下。

  赵高这厢人头一落地,在杏花里的山坡上,面对座座新坟,云若双膝一沉跪了下去:

  “爹,娘,杏花里的乡亲,云若给你们报仇了。虢食医,谢谢你舍命救我。我没辜负你的托付,业已让恶贼遭诛,让真相大白天下——”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